第1554章

        第1554章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眼前一暗,司君木站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头的那一瞬,他几乎贴着她的耳朵说:“别害羞,你总要习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习惯......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手指被握住,他带着薄茧的手从掌心一直指尖,留下灼热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呦呦的心就像被抓住,她扇了扇睫毛,一抬眸的时候,水眸盈盈,滟滟若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枳一直偷偷注意着呦呦,刚从家里出来的时候,她觉得盛装之下就像裹着一根木头,没有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刚才,跟儿子并肩而立的小姑娘忽然像是得到了活水的滋润,一下就有了生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可以确定,这百分百就是爱情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十分懊恼,俩个孩子就在她眼皮底下,她怎么没发现呢?

        还天天想着撮合呦呦和林林,是她太狭隘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景墨,真不愧是老狐狸,要死了眼光还是那么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妈的,还是给他拐去了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要想终于把他的女儿变成自己的了,这样才会平衡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司晏深忽然凑过来,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枳气呼呼的小声,“气我怎么就没发现木木竟然喜欢呦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怪你,主要木木一手把呦呦带大,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妈,想谁也想不到他们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枳再细想,确实挺惊世骇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咬咬唇,眼睛里挟着一点坏,“你们父子都喜欢十八.九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晏深老脸一红,心想还真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不肯承认,“巧合吧,不是还有林林吗?你看他找不着十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愿吧,许枳心里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再往下无底线一点,那可就真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婚礼虽然不尽人意,但也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    路家机关算计一场空,只剩下路太太一个人到处哭求,让人救救她的丈夫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墨终于在临死之前玩了一局大的,这次连司晏深都没有胜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他玩胜的是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呦呦终于跟司君木捅破了那层窗户纸,俩个人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婚宴结束后,呦呦回家,司君木留下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似乎还有很多未尽的后续,但景墨却发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上次装的不一样,这次是真的病,因为过度使用止疼药物和兴奋药物,他的身体已经像枯败的树叶一样,没有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拒绝了去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留在家里过新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枳和司晏深商量了一下,决定今年去他家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死不死的许枳不在乎,但不愿意看到呦呦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在知道呦呦会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后,她更要做呦呦做强有力的后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怕于蓝兰不高兴,就专门跟她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于蓝兰特别开明,“你们去就行了,我初一约了朋友去爬山吃素,本来也没想跟你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蓝兰的晚年生活十分丰富,还交往了一个比她小十多岁的男朋友,这个年纪的黄昏恋都是灵魂交往,一起看看山看看水,吃吃素散散步,日子过得也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想看到木木这些孩子结婚生子,但他们有自己的父母,更有自己的主意,她这个当奶奶的酒不多操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的老太太不就是因为管的太多,想要插手司晏深的事被厌弃,她可不要做那种讨厌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不香吗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们提出要去景墨家过年的时候,她也没那么多这那的规矩,一摆手就让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