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- 网游竞技 - 重生归来,我携皇叔谋山河在线阅读 - 第376章 蒙骗

第376章 蒙骗

        冬藏后面的话,皇后已经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耳朵嗡嗡作响!

        本急着离开太子府,是为派人将时德厚救出,便是没能及时救出,时德厚身上有蛊虫,只要寻到他的踪迹,便也能将人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时煜竟让时德厚以嫣然郡主的身份过了明路,堂而皇之地将人带进了太子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且是当着她的面,似乎根本不惧她会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心头有很不好的预感,或许时德厚再也不能为她所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她只能再设法拿下卫清晏,可如今要怎么样才能不动声色地让卫清晏落在她手中呢?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凝眉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之安见皇后神色颓然,以为是自己逼着她交出国玺而导致的,心里有些愧疚,“母后,我们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宫后,我们安分过我们的日子,以太子哥哥的品性,不会为难他们母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被萧之安的声音拉回了思绪,“好,回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时,皇后大张旗鼓坐的轿撵,回宫时,她陪着萧之安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之安臀上有伤,还只能趴着,皇后愧疚,“对不起,母后那日气过头了,往后再也不打你了,原谅母后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之安想到挨打的原因,声音也有些疲累,“母后真的是试探太子哥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知道他问的是什么,苦涩一笑,“不全是,母后不想骗你,母后替你父皇掌权这么多年,早已习惯大权在握,倏然放手,母后做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之,卫清晏是时德厚的孙女,若非时德厚与林千凝的合谋,你父皇不会为救你太子哥哥闯入火海,就不会重伤早早丢下你我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后这些年过得有多辛苦,你都是看到的,辛苦盼回来的孩子,满心都是仇人孙女,连你也偏帮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后心里如何好受,一时钻了牛角尖,母后也担心你太子哥哥长在大魏二十多年,心里惦记的是大魏,这才有诸多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后昨晚梦见那场大火,你太子哥哥在母后梦里哭得母后心都碎了,母后幡然醒悟,在母后心里,权势远不及你们兄弟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怜爱地摸着萧之安的头,眸光湿润,“母后错了,小安还愿意相信母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清楚,若是她一昧狡辩,之安不会相信,半真半假的悔过,才会让之安以为是真情实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之安点了点头,垂下的眸子若有所思,片刻后,问道,“母后,您用会伤及无辜百姓的方式,去应对赤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的心一颤,“怎么会这样问?可是有人同你胡说了什么?母后怎会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儿臣梦见母后用瘟疫坑害赤烈国。”萧之安眸光不错眼的看着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蹙眉,之后又是自责,“定然是母后最近表现不好,才让小安梦中的母后那般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安放心,母后答应你,绝不会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世,她和小安便是因着赤烈瘟疫一事,生了嫌隙,这一世,她依旧打算如上一世那般安排,只不过会瞒着所有人,尤其是小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今,时煜要抢那个位置,那便让时煜去应对赤烈的侵犯吧,她会撤掉所有安排,她倒要看看,时煜他们究竟有多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安还梦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到了许多,但看着与梦里不一样的母后,再想到与梦里也不太相同的太子哥哥,萧之安摇了摇头,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梦都是虚假的,大抵是你这些日子心中压抑,才会如此,等你太子哥哥登基,母后不必再处理政事,母后便可好生陪陪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从前总怪母后过于忙碌,忽略了你,母后往后都给你补偿回来,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萧之安乖顺点头,皇后扬了扬唇,又道,“小安,你们兄弟和江山都是你父皇留给母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后很珍视,所以触及这些事时,母后受到刺激,亦或者心寒时,容易走极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这次对你太子哥哥一般,下次,若还有这样的事,你提醒母后,好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儿臣也不会再惹母后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之安想,或许母后就是太害怕失去,若他对母后再多点亲情和耐心,母后大概就不会变成梦里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子俩交心一路回到了皇宫,皇后亲自将萧之安送回了他的宫殿,又命御医再给他上了一次药,看着他睡着,才回了凤仪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太子府出现的那抹鹅黄身影,随着皇后母子的离开,也跟着离开了,一个时辰后,她便出现在皇后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挥退所有宫人,抬手便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,“为什么那么晚才去太子府?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清楚,时煜已经猜到时德厚对她有用,哪怕她早下令让人去抓时德厚,时煜也未必能让他们得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得时德厚已经被卫清晏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自八岁那年,重生后,一切都在掌控之中,从不曾吃过今日这样多的亏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打之人跪于地上,“娘娘恕罪,父亲伤得不轻,城里城外有不少太子的人,父亲因此耽搁了些时间才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回府,父亲担心娘娘有吩咐,便让臣女去了太子府,未能完成任务,父亲很是自责,还请娘娘看在父亲对您忠心耿耿的份上,原谅他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巴掌下去,皇后心头的怒意泄了些,“说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原本就要成功了的,可太子突然带了数百人出现,其中包括几十个弓箭手,随后梁福苏又带了不少人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说,太子带去的人,有不少人身手是江湖路数,他猜测应是青芜公主的那些面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守在城门的两人,却不曾发现太子他们,说明太子极有可能是看出您在城门有了安排,才避开城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娘娘,父亲大意,没想到太子会这般狡诈,看穿了他的安排,父亲让臣女转告您,他死不足惜,只是遗憾不能再为娘娘效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沉默片刻,嗤笑一声,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鹅黄女子闻言,缓缓抬头,一张清丽绝俗的脸呈现在皇后面前,那脸与萧沛竟有五六分相似,她便是萧沛的亲外甥女,青茵公主的女儿,荣安县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盯着她那张脸,淡声道,“你倒是会说话,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,本宫暂不杀你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荣安,做错事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安县主再度叩首,“荣安明白,荣安愿意替父受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倒也不必你受过。”皇后视线从她脸上挪开,转向窗外,眼里多了一抹意味不明,“本宫要你做个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安不解,有些茫然地看向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不曾看她,却好似也知她心中疑惑,冷笑道,“你母亲藏了我那妹妹多年,本宫早已知晓,你猜本宫为何却假装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恕罪,母亲并无别的意图,只是,只是一时心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。”皇后一挥衣袖,“本宫不同她计较,但本宫要她将林千凝交由你父亲,此后,林千凝便是你父亲珍藏的意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林千凝宫中被辱亦是你父亲情难自禁所为,因愧疚这些年才一直藏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林千凝的儿子,便是你同父异母的兄长,但林千凝憎恨本宫当年不曾为她和萧沛赐婚,便买通宫人用她的孩子换走了本宫的孩子,妄想让她的孩子谋得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荣安,你如今明白本宫要你做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